【水利史话】苏轼,一个诗人的治水地图

admin 知识前哨 2018-10-15 43 0

谈到苏轼,林语堂说:他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,是诗人,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。


此外,苏轼还是个治水者。他大概是天生的火命,为官的时日,不是在治水,便是在抗旱。在他一生不断的变迁、流放中,完成了不少可圈可点的水利大事。


徐州

平地起黄楼

熙宁十年(1077年),政局动荡,苏轼被委派任徐州太守。


苏轼到任后的第三个月,黄河决口,“泛于梁山泊,溢于南清河”,黄河夺泗入淮,很快抵达了徐州城。


过去,王安石曾经派人疏浚黄河河道,却无功而返,工程负责人也畏罪自杀。现在,黄河在徐州北约五十里的澶州曹村决口,水势蔓延几百公里,苏轼在城门口晓以大义,安定民心:“吾在是,水决不能败城!”


苏轼几十天住在工棚里,监督城池的修复,并亲自参与防堵工程的数字计算,而完成这项工程,则需要数千人。无奈之下,苏轼连夜涉水赶往武卫营禁军,征得援手,卒长为苏轼的奋不顾身所打动,慨然领命。


洪水威胁徐州四十五天退去,黄河重归故道,百姓欢天喜地,感谢全城得救。


水退后,苏轼对临时的堤防顾虑重重,他尽力筹划改造,想要兴建一座石头大堤。在给朝廷的奏章上,他附了详细的数字说明,请求拨款,却什么都没等到。


于是,苏轼继续变通、妥协,修改原定计划,以木堤代替石堤,次年二月,朝廷给苏轼下拨三万贯钱,一千八百石米粮,七千二百个员工,在城东完成他的木堤计划。

黄楼


这一年,戏马台的危房霸王厅被拆除,木料用于黄楼防洪工程的建设,皇帝也对苏轼的成就颁圣旨嘉许。




杭州

唯留一诺待我画

杭州西湖预览


元佑四年(1089年),苏轼出任杭州太守。对于苏轼来说,杭州是故地。苏轼三十四岁时,曾任苏州通判,那时候王安石变法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行,他目睹百姓的苦难,对新政产生了根本的质疑,并在自己的辖区内做起了公然的对抗。


这些冒失的行动,让他吃尽了苦头,却临时地保全了人民,苏轼无奈地游走于山林,和诗歌为伴。


在此时,他进行了杭州水利和城市建设的发展调查,并确定疏浚六井以疏浚西湖的工程方案。十八年后,他重新回到这里,继续他未完的工程。

苏堤是苏轼疏浚西湖,利用挖出的淤泥构筑而成,后人为了纪念他治理西湖的功绩,将它命名为“苏堤”


苏轼在他的任期完成了六井的修复,茅山河与盐桥河的疏浚、西湖的整治,而因为调任,钱塘江石门未能实施,此即所谓“坐陈三策本人谋,唯留一诺待我画。”


今日西湖全景



颍州

到官十日来,九日河之湄

元佑六年八月,苏轼外任颍州,在为期半年的时间里,苏轼在颍州水利上做了三件大事。


苏轼初来颍州,当地官员正在计划在陈州境内修一条八丈沟来缓解本地的水患,苏轼看出这项计划的漏洞,迅速在两个月内取得了确定的水文资料,还重新核算了经费,叫停项目,避免了劳民伤财。


阻止了八丈沟的开挖后,苏轼便转向了清河的疏浚。


他在沿河修筑了三座水闸,又在上游开了一条清沟,修建了一座名曰青波塘的小水库,工程竣工后,颍州西南地表水大可泄,小可蓄。通航之外,还能灌溉沿河两岸六十里的农田。之后,苏轼又疏浚了颍州西湖。


苏轼在自己的诗歌《泛颍》里写道:

我性喜临水,得颍意甚奇。

到官十日来,九日河之湄。

吏民相笑语,使君老而痴。

使君实不痴,流水有令姿。

绕郡十余里,不驶亦不迟。

上流直而清,下流曲而漪。

古颍州西湖遗址上新建的阜阳生态园



岭南

罗浮山下四时春 卢橘杨梅次第新


元佑八年,皇太后去世,幼主亲政,章停拜相,这个臭名昭彰的权臣玩弄一个十八岁的懵懂少年,该是多么简单。一时间,罢黜、监禁、贬谪的圣旨稠如密雨。苏轼是被贬谪到岭南的第一人。


而没有官职的苏轼,在这看似无法施展的位置上,为惠州的水利做了两件好事,并协同惠州的首脑为惠州修建了两座桥,一座在惠州湖上,一座在河上。


惠州城只有一座好井,供官家使用,因此,惠州人的饮用水很成问题,造成了疫病流行,苏轼便约了一位相知的道士,设计了一套引山泉进惠州的系统。


宰相章停还是不想放过苏轼,又要把苏轼流放到遥远的琼州,在乡间,苏轼看见当地百姓多取池塘中水饮用,不少人因此染病,于是,他说服乡民一同掘一口井,将井水作为饮用水。


此后,人们便很少患疫病了。百姓争相效仿,掘井蔚然成风。而苏轼亲手开挖的第一口井,被百姓称为“东坡井”,我们今天仍然可以在海南儋县的东坡书院看到这口井的遗迹。


此后,徽宗即位,苏轼被特赦,他上路北返,但是他再也赶不回他的京都。他死去了。


虽然苏东坡的一生并不十分顺利

仕途也比较坎坷,还曾多次被贬

但他对文学和水利做出的巨大贡献

将一直留在人们心中!

文章来源: 水利部发展研究中心、水润京华

❤免责声明❤:

遵循微信公众平台关于保护原创的各项举措。推送文章可能未能事先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或无法查证真实原作者,若涉及版权问题,请原作者留言联系我们。经核实后,我们会及时删除或者注明原作者及出处。 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地质书签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